种草短视频

短视频正在毁了“老年人”

旧城 141 0

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变成了“网瘾老年”。

 

根据2018年QuestMobile的《银发人群洞察报道报告》,银发人群(年龄超过50岁的人群)人均使用移动互联网时长长达118小时,而有关数据在未来仍将呈上升趋势。

 

社交、娱乐、资讯是银发人群使用最多的应用

 

换而言之,“网瘾老年”们平均每天玩手机将近4个小时,在醒着的时间里,有1/4贡献给了网络。

 

这样的大趋势是:中国老龄人口正处于凸显的增长阶段,中国也已从人口红利期进入到老龄化社会。未来,中老年群体将成为互联网的一大主要群体。现在正前方朝我们走来的,正是来势汹汹的中老年网民队伍。

 

 

“不会玩”、“学不会”虽然是中老年人亲近互联网的核心屏障,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时下热门APP的“骨灰级玩家”。

 

在子女手把手教会爸妈们学会微信、抖音、快手等软件后,他们便开始举一反三解锁了新的玩法。甚至,在短视频平台上还会经常刷到老年KOL的热门。

 

 

让许多90后、00后刷到停不下来的短视频同样也悄然抢走了大部分中老年用户的时间。

 

 

1
 
 

 

短视频在刚刚出现的时候,其目的在于挤占用户的碎片时间,从而扩大市场规模。比如在等公交车、在排队的时候或者是周末闲暇无聊的时候,算是个排遣解闷的好方式。

 

但是后来,碎片时间被连成片,在不知不觉间一刷就过去好几小时。不少人感叹着年轻人都被快餐式网络吞噬的时候,另一个群体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年轻人的爸爸妈妈们。

 

 

年轻人刷短视频喜欢戴着耳机,独自寻找自己的爱好领域,而父母们就不一样了——音量开到最大,伴随着《酒醉的蝴蝶》背景乐,一遍又一遍地探索着“土味”视频的乐趣。

 

没错,和时尚气息浓厚的普通短视频相比,中老年群体喜欢的内容全都透露着一股子“土味”,而且男女领域不同,但是全都越看越无法自拔。

 

 

大妈们喜欢看家长里短的故事,比如婆媳矛盾和心灵鸡汤;而大爷们则更偏爱国际关系和他们那个年代的辛酸经历。

 

但是还有一类视频是他们最喜欢的,那就是情感寄托类短视频。就如前一阵新闻里大妈遇到对她“爱的告白”假“靳东”。

 

和靳东“网恋”的六旬阿姨

 

好像只要把中老年人哄得很好,他们对视频中的人便深信不疑。而人到中年,家里的儿女都在外打拼,很多时候他们都需要一个情感依托,所以一旦有嘘寒问暖出现,这些老人们自然很乐意相信。

 

以上这些内容说起来或许还能算的上是他们排遣无所事事的退休生活,但接下来的这些内容,正在荼毒他们的生活。

一是爆款鸡汤。比如“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或像痴迷“假靳东”的黄某,把虚拟算法当成“认真恋爱”,从短视频制造的幻象中寻求情感慰藉。

二是精神荼毒。扭曲三观的“土味”说理,上知天命、下通人情的八卦绝学“招招致命”,短视频上随处可见这样的歪理邪说。

三是反智谣言。今年疫情期间,许多假借“钟南山”之名的谣言铺天盖地。什么“钟院士”说炼水银能长生不老刀枪不入、“钟院士”说粮食市场要崩溃、“钟院士”又说吃牛羊肉的蒙古同胞身体好。

 

短视频平台上的歪理邪说

 

事关“生命安危”,一些老年人不断转到朋友圈或者发给子女,子女跟他们讲道理,搞不好还惹来一顿骂。

 

其中,最可怕的还有终极骗术。网上的反例层出不穷,比如就有网友的爸爸在快手刷到了“马云创业视频”,称马云团队要帮穷人致富,每人只需交上1888元入场费,就能在1个月后收获数千元的收益。网友爸爸对此深信不疑,最后碍于手头零花钱不够,才只好作罢。

 

 

2
 
 

 

“这就好比一位职场女性突然当了家庭主妇,她会很长时间不知道干什么。”一位养老行业的从业人士分析,一些中老年人之所以会染上“网瘾”,主要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去过老了之后的生活。

 

衰老不只是一个现象,也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要面对的课题。

 

 

尤其是对于退休人士而言,从工作中解脱换来了时间的巨大自由,随之而来的也有无所事事和毫无长进的焦虑感。为了填补这种空虚,中老年人会选择在网上给自己找事做。

 

这个时代,新事物层出不穷,新技术以空前速度改变生活。在信息过载的时代,善于利用媒介挖掘、辨别信息的人,能享受信息盛宴,而没有这些素养的人,只能迷失在信息的沼泽中。

 

 

比如“柿子、酸奶同吃会死人”“小龙虾被用来处理尸体,千万别吃”“一天一杯,包治百病”等各种“养生谣言”,就超出不少老人的科学分辨能力;“你中奖了!”“投资入伙,回报率300%”“绝对让利的大好消息!”等很多年轻人看起来觉得可笑的套路话语,却依然能让许多中老年人中招。

 

若中老年人相信短视频中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谣言中的科普是可信的知识,那么代际间信息鸿沟会越拉越宽,甚至演变为父母与子女间的沟通屏障。

 

 

3
 
 

 

曾经,父母是手把手教我们认识世界、辨别真伪的人,如今,父母逐渐老去,帮助他们辨别信息真伪、适应信息社会,已然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一代人也曾年轻,一代人终将老去。即使身体不再年轻,他们也同样需要跨越圈层的对话与交流,也同样享受以年轻态进行沟通的感动。在网络时代,充实和成长能够抵御衰老带来的挫败感。

 

短视频在老年热群里火爆,究其根本是“借机”填补老年人的生活和情感的空白。复旦大学一项调查显示,60岁以上老年人超过1/4感到内心孤独,其中女性格外严重。

 

 

抵制网络并不现实,当务之急是相关平台要负起责任,社会和家庭也要行动起来,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选择。例如用丰富的文体活动吸引老年人走出家门,面对面共叙情谊;或帮助老年人安全上网,利用网络获取有益信息,尤其防止被骗、沉迷。

 

毕竟,和“靳东”网恋奔现,点赞、疯狂转发谣言,这不应该是中老年人上网冲浪的唯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