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草短视频

探秘网红培训基地:全民带货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超级销售!

旧城 141 0
在上海松江,有一个网红培训基地:占地面积近3万平方米,100多家企业入驻,80多位个人主播经过培训,走上直播道路。当直播带货成为今夏最火的词汇,来自全国各地的男女老少到这里“取经”:舞台上,学员们认真走台,确认流程;镜头前,学员们反复备稿,核对细节。面对风口,有人急于入场,有人选择观望,能否成功,无人知晓。
素材丨新民视频
作者丨路智凯
 
前不久,刘涛以“聚划算首席优选官”的身份入驻淘宝直播。
4场直播,场场销售额破亿。66盛典直播下单更是达到2.2亿,超过了很多小企业一年的销售额。
与明星自带流量,动辄每场过亿的销售额相比,更多的草根主播都在温饱线上挣扎。
前不久,BOSS直聘发布的《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指出了直播行业的两极分化现象:带货主播平均月薪11220元,在全行业中处于高位水平。但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是生活常态。
 
直播网红面对全国的市场,如果你肯努力,一个月挣个五千八千很正常,如果你要是有才艺,资质好,情商高,一个月挣上几万几十万都很正常。”
某网红运营公司高管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成为一名主播呢?
在上海松江的网红孵化基地里,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都在这儿“取经”,想要成为一名网红。

这是网红基地的直播街,这里有各种场景的房间,可以满足不同需求的人直播。

 
 
 
20岁丨伊伊
伊伊是这里的第一批学员,现在是平台的签约主播。
一般做直播的人有两种道路,要么是自己开播,凭借着某种才艺慢慢积累粉丝,这种方法较为简单、普遍。
另一种方式就是加入平台、工会,由职业运营的人来负责整个策划。
 
一个职业主播的背后往往站着一个团队,他们帮助你做内容(策划、人设、拍摄、制作等等);给你流量(对接平台、获得推荐位、大号带小号等);帮你商业变现(广告、电商、直播等);出圈往上(怎么包装成为一名明星、艺人)。

这类机构一般被称为MCN机构。2018年,国内的MCN机构大约在5000家左右,2019年已突破两万家,预计2020年中国MCN机构数量将达到28000家。(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早上,伊伊趁着基地直播间空闲,来拍摄一段15秒钟换装的短视频,准备发在网上,为自己晚上的直播积累人气。

服装、视频类型选好之后,会有专门的运营人员帮助伊伊拍摄、制作、把关质量。

一条15秒的短视频往往会拍摄二三十遍,花费一个多小时,如果是小视频情景剧拍下来就是五六个小时。
 
每一条视频都有赌的成分,没有人可以保证这条视频是否会火,每一天都生活在不确定之中。
以往的影视歌明星,通过十多年的积淀才会火起来。如今的多数网红可能只因一个公共事件、某条视频而火爆网络,但是没有积淀与持久输出能力,变现能力逐减,免不了被市场淘汰。

 
 
68岁丨高妈妈
 

68岁的高妈妈是这里年龄最大的播主,她把直播间变成了厨房。

每天早上10点到12点,她都会出现在直播间教网友包水饺。

 

她开了30多年的饺子馆,现在看到年轻人都在尝试直播,自己也在摸索这个新兴的行业,把自己的余热展现出来。

和年轻人比我们的操作有些不够熟练,我们都在学。馅里头先搁啥后搁啥这些地方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不像人家直播“搞点啥”、“整点啥”,我不会那么做。我觉得我们年龄在这里,应该实打实的去做,去做了就可以了。

高妈妈
直播行业的门槛不高,不同职业、不同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在这里寻找到一席之地,但淘汰率很高。
 
每一期都会有三五十人报名,只留下来10%到20%的学员。为什么会淘汰掉这么多人?我们不仅要看(听)他的讲话、网感、镜头感,还要考虑自己的运营成本,团队之间跟他沟通的成本。还有就是说应该完成的任务,没办法及时规范完成,这都是我们比较在乎的,因为变现是一个重点。
运营主管马东升
 
网红就是网络推销员,目的就是为更多的企业服务。一旦无法实现流量变现,也就离淘汰不远了。
 
 
23岁丨王靖
在所有的直播间里,一号直播厅的标准是最高的,这里与电商平台合作带货,因此要求主播更加专业。

每一款产品它的成分是什么,可以帮助什么,适合什么人群,今天是在几号链接,完了最终价格是多少?这样一个整套的流程,“5W2H”(方法)就可以了。

直播导师

学员直播前必须要有充分的准备、策划,直播时都要有导师带教,还经过多次彩排。他们最长的一次直播达到了18小时,整个团队一起努力才完成了录制。

 

一个好的脚本需要一个团队不断通过直播优化、打磨出来的。
也有一些时候,整个团队做了很多,但是流量变现的效果很差,达不到预期。即使是明星带货也会出现翻车。

 
前一阵子,千万粉丝的小沈阳就翻车了。他帮一个酒商直播带货,只有20人购买,最后还有16人退单,无奈小沈阳只能退还商家的坑位费;田亮老婆叶一茜直播卖茶叶,90万人观看,最终销售不到2000元。

 
 
夜晚丨直播热潮
每天晚上八九点,各直播间就热闹了起来,各个主播各显神通。

化妆品、衣装、零食、通讯工具等等所有在网上能买到的东西,都会有主播在这里直播销售。

 
 

对于人气较高的直播间,时刻都有弹幕与主播互动,还会有老板刷礼物捧场,一晚上的收入达到几万甚至几十万,他们的人气和流量只会越来越高。

而多数直播间的人气都不高,有的主播直播两个小时,只有几十上百人观看。他们在直播期间会唱歌、聊天,剩下的时间会用来发呆。时间久了,很多主播都在长期低迷的人气中选择退出。

 
这种场面正验证了马太效应: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基地的运营主管马东升说

基地培养网红走过很多弯路,如何让网红经济良性发展,这将是他们将要一直探索的问题,也是现在企业都在探索的一个话题。

不光是企业,如今就连政府都开始探索网红经济。
疫情期间各地都涌现了“县长、书记直播带货”的场面,他们通过直播的方式将家乡的产品远销全国,各地纷纷加紧探索“优质流量+优质产品”的网红经济模式,这已经成为新经济下的一个重要趋势。
▲广西上林县县长直播带货  图片来源  新华网
 
而在这场新经济模式的巨浪之下,在“全民直播带货的时代”,每一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化身超级销售。
“尽管我现在没有什么人气,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火,但每一场直播我都会把它当成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我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前景,我会继续努力下去。”一位主播说。